成都火锅加盟
您当前位置:成都老火锅 > 网文 >

少妇潮喷3p叠罗汉_警花好紧好滑

2020-04-25 11:58 阅读量:

双休日的周末,又到了练车的时间。

 

严教练接到我的时候,我才发现车上一个学员都没有,想到他在微信上发的露骨视频,我的心一下子紧张起来,情不自禁怀疑起他的用心来。

 

同时车震两个字莫名其妙钻入我的脑海,我既羞耻又隐隐有些期盼,我想我一定是孤独太久!

 

接下来的教学很顺利,当天色渐渐昏暗,我看他打卡下班,收了教学视频,我停好车起身要走。

 

他却一把按住了我的手:“怎么,不想多开开,你不是很想早点学会吗”早点学会开车,就能随时随地开着车去市找我老公了。

 

他的手很宽很厚,短袖衬衫露出手臂上的犍子肉,我的心陡然一跳忘了挣扎,他见我没有反对,便握着我的手把手刹松了,挂档继续开。

 

在他的指挥下,我将教练车开得偏离了科三的练习路线。

 

夕阳西下,漫长而人烟稀少的公路上,只剩下了我们这一辆车。

 

我忐忑不安地看着方向盘,大腿突然一痒,竟是他的手放在了上面。

 

“啊……”我吓了一跳,他一脚踩下刹车瞪了我一眼,拉了手刹,趁着我发愣,大手一下子挤进了我双腿中间,停在短裙里的小内上,他像弹琴一样紧一下松一下的敲击着,我感觉到那两片肥厚的肉一点点的紧缩。

 

“啊……”久未被闯入的禁地传来的快感让我难耐的张口,欲望猝不及防地被勾了出来。

 

严教练小麦色的肌肤上露着一丝淫邪的笑,他用另一只伸进泥洞里勾了勾,放在嘴里舔了一下:“许晴你别装了,看你搔的,老子还没怎么着你,下面就湿了!”

 

我紧紧夹住双腿,不让他的再手进一步,脸上羞得通红:“不要,不要这样,我已经结婚了!”我恨自己的身体这么敏感,也隐隐有些责备老公对我的冷待,要不是他常年不在家,我哪至于……

 

我正胡思乱想,身子突然一低,却是椅子被他调低了,他自以为突破了我的防线,根本不顾我的反对,按住我就朝我的胸摸来。

 

我的心跳快得可怕,可胸部传来的快感却让我无法拒绝。

 

他的舌头像含住我的耳垂,我的反抗溃不成军。

 

我大口大口的喘息着,身上一凉,上衣却被他掀开了,双手紧紧捉住胸前白兔,肆意的揉捏着,他张狂的笑:“搔娘们,从你走路的姿势我就知道你欠千!”

 

“不要!不要,我要投诉你!”我感受到一种不尊敬,连忙推他。

 

他哈哈大笑:“老子又不是只千了你一个学员!被老子千过后,你肯定舍不得!”

 

他不由分说扒了裤子,露出那比烧火棍还要粗的家伙,直接往我下面戳,我下面的软肉被他戳痛了,我吓了一跳,心底的羞愤上头疯狂的反抗……

 

 

我推不开他,就用力拉开车门,往地上一滚,躲开他底下那根东西,他阴沉沉一笑,又要再上来的时候,我已经站了起来,抬脚踢他推他,他败了兴咬牙让我别后悔,正好他的电话响了。

 

他接了,声音一下子平稳了:“我知道了,我马上回来!”

 

我想肯定是他老婆!

 

他涎笑着摸了我一把:“你别失望,咱们下次继续!”

 

我晕乎乎地走到公路上,被严教练脱掉的小内都没有穿正,那蕾丝花边就卡在我下面桃花源洞口的位置,走一步磨一下,害得我的身体无比的敏感!

 

我打了好几次车都没打到,无奈之下只好就着那种让人舒爽的摩擦走到了地铁口。

 

正是下班的高峰期,里面人挤人,我靠着中间的柱子站着,四面都是人,突然身旁有什么东西在摩擦我的大腿,随着地铁行驶的节奏一下一下。

 

那坚硬的触感,还有那股火热,隔着短裙一点一点地燃烧着我的身体,之前被严教练撩拨起来的火气慢慢地死灰复燃,我心跳得很快,觉得既羞涩又心烦。

 

那人感受到我的犹豫,突然借着到站故意大动作的撞向我,我晕乎乎地被他整个抱在怀里,圈在柱子中间动弹不得。

>>>>全文在线阅读<<<<

最新文章